每件马甲都是一层外衣,假如在看这部片子的过

来源:http://www.tc-fushi.com 作者:新闻中心 人气:134 发布时间:2019-11-23
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学生有些话不能对别人说 关注中学生心理 去电影院看小时代丢人,得提防熟人,得跟卖票的说你把电脑转过来我指给你。 看小时代有表情变化丢人,哪怕有一个镜头让你

图片 1越来越多的中学生有些话不能对别人说图片 2关注中学生心理

去电影院看小时代丢人,得提防熟人,得跟卖票的说你把电脑转过来我指给你。
看小时代有表情变化丢人,哪怕有一个镜头让你想到了你的好朋友然后有点儿想哭也得忍着,摆出一副“哎呦我操有个吊好哭(笑)”的高冷姿态最酷了。

(一)

编前

不给小时代打一星估计就是丢人丢到东极岛了吧。

在看这部片子的过程中,我十分不可耻地硬了一次。好意思说出来,是因为我觉得对于一个24岁的男青年来说,无论他是何种性取向,假如在看这部片子的过程中没有一点点生理反应,那或许才是可耻、可怕或者可疑的。

越来越多的中学生选择在特定的场合,对特定的人、说特定的话,尽量使自己在每一方面都恰如其分,恪守固定的话语规则,不逾矩。比如,有些话不能对父母说,有些话不能对同学说,有些爱好不能张扬,有些八卦只能和陌生人分享……与“童言无忌”、“口无遮拦”相比,“有话不能说出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自我意识的萌醒和内心的成长。但是,当我们进一步探究他们不能说的话题时,却感觉到其或躲躲闪闪或八面玲珑的背后,是向外界砌起的一堵墙。

写到这儿,我觉得它好了吗?我可没说,而且我特别同意“不能从电影的范畴上讨论小时代”这个思想。不过插一句,自从爸爸去哪儿上了大荧幕,大家应该学会适应在电影院上映的有的是电影有的不是电影这件事了。

除了生理反应,这部片子也让我出现了心理反应,各种复杂的小情绪纠结在一起,竟然化学反应出一种很久没有的具有深沉质感的情感,那就是:悲伤逆流成河。

“马甲强迫症”让我无依无靠

什么是电影呢?我的标准很简单,就是我爸妈觉得是电影,就是电影。你像小时代,我要是和我爸一起看,我爸估计会很震惊。但是出于对我观影品位的尊重他应该会生生吞下一句“我操这什么逼玩意儿”之类的话。

不是大姨妈逆流成河,也不是大姨夫逆流成河,实实在在的就是我的心灵潮湿了。要不是周围坐了一帮纯洁得把性暗示当笑点欣赏的小女孩,怕她们笑话我,我估计我会哭出声,流几滴真诚的泪水。

人物:马甲帝

这种跟爸妈看会尴尬的片儿,我就默认了它不算电影了。

(二)

很多人无法理解我的网络生活。我拥有很多马甲,每件马甲都是一层外衣,层层叠叠的外衣织成一个厚实的茧,我躲在其中,狭小,拥挤,但是安全。

可是也备不住有人喜欢啊。

我曾经很喜欢郭敬明,也很讨厌郭敬明。

与班上同学聊QQ,我时刻警惕,告诫自己要维持平日里树立的淑女形象。在同学眼中,我是老师的得力助手,永远微笑的班干部,矜持有礼的女生。可是维持这个表象很累,因为每次谈到感兴趣的话题我都想使劲儿显摆肚子里的那点儿墨水,和志同道合的人畅所欲言是多么过瘾的一件事,可是在现实中我很少那么做。

我是觉得一切喜欢只要不伤天害理都该被尊重,也有权利说出来。但是权利是一回事,自由是另一回事。你可以说你喜欢,但你说出来就会被鄙视,被喷,也就是说你说出来就是冒着被恶心的危险。那你还说不说?起码不能痛痛快快的说吧。

喜欢他的时候,是在读初中,甚至记得自己为了《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情节蹲在角落里嚎啕大哭。

一直以来,父母都不希望我过多地表现自己,他们希望我内敛一些,成为“知书达理、温婉可人的大家闺秀”。在他们眼中,要是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就要跟“扯”、“疯”沾上边。显然,父母理想中的女儿并不是真实的我,我是一个乐观开朗率性直言的女孩子,我不想放弃自我去做另外一个人。家长却总是说:“现在你什么也不懂,等你长大就知道感激我们了。”在屡次表达自己的强烈不满并毫无例外地被无视之后,我学乖了。其实另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父母毕竟养育了我这么多年,这个完美女儿梦他们做了太久,我真的不忍心把他们叫醒。

可能作为一个中学生妹子,你喜欢小时代,你男神喜欢韩寒,你就不大敢在朋友圈随意的发一条“小时代好好看,柯震东好帅啊”。

态度转变也是因为这本书,抄袭事件曝光,据说郭敬明被几乎整个出版界抛弃。我当时不知道这么多,我只是觉得受到了羞辱,原来很喜欢的一本书是抄的,心爱的人说给你听的情话都是假的。

那么,只要在熟悉的人面前装出一副父母所期待的样子,不就可以了吗?也就是说,使用真实姓名的时候保持谨慎,凡事三思而后行,话出口前反复检查,确定符合父母、老师要求的“标准”再说,事实证明,如果谨言慎行,做到这些其实不难。

既然提到了韩寒,那就再说说。前些年是大家都喜欢韩寒不喜欢郭敬明,觉得韩寒有思想有个性郭敬明肤浅拜金。最近的舆论正好反过来,觉得郭敬明真实目的纯粹,韩寒反倒是变了,卖女儿,而且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现在描述这些,已经脸不红心不臊了,谁没有段自以为文艺小清新的实际上的傻逼杀马特的黑历史呢,谁没有点玛丽苏的过去呢,郭敬明都放下了,咱们没必要还端着。

在披小号马甲的世界里我就如鱼得水了。网络是我最好的保护伞。使用不同的ID、不同的语言风格、不同的习惯表情,我就不必担心被人认出来。跟驴友侃世界风景名胜,跟闲散人士聊明星八卦,转眼又痛骂哈日哈韩脑残萝莉,吐槽小心眼同学的卑鄙行径……小号使我逃离那些熟悉我假象的人,还可以跟不同爱好的人讨论各种话题。即使前一秒钟还在口沫横飞地痛骂某人,换上一个马甲就发表完全相反的观点,这样也根本不会有人看出来。

然后喜欢韩寒又丢人了。

再到后来眼界宽了、逼格高了,嘴巴已经进化到听见郭敬明三个字就自动发出“呃”的地步。至于他在某期《最小说》里写的一段话里面都是各种奢侈品牌的名字的事儿,更是被我拿出来反复吐槽。

这让我激动不已,心潮澎湃。只有这样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自由。这才是一个真实的我,一个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当代中学生。

我还没看后会无期。我微博有两个号,一个是同学朋友们。一个是段子手大V和比较有思想的人们。第一个圈都说好看。第二个圈都说是段子的堆砌,然后分析了一堆什么郭敬明是真相韩寒是梦境啦,韩寒赚钱不如郭敞亮啊Blahblah的。

那阵流行的还是韩寒,舆论界主打的概念叫“公民韩寒”。

然而,这种做法也有不可忽视的麻烦。比如我现在像是得了“马甲强迫症”,现实生活中没有诸多马甲的庇护,我感到无依无靠,仿佛失去了坚固的保护膜。这种情绪无处抒发,于是又新建一个小号,抱怨“马甲强迫症”的各种悲摧。

我也是累了,大家说啥就是啥吧。

(三)

我喜欢的只是他们的作品

我挺喜欢韩寒的,一直都挺喜欢。我觉得我是文学爱好者的底端——文字游戏爱好者。所以我喜欢韩寒,因为他也喜欢文字游戏。他不大会讲完整的故事,当然你也可以说他不屑于讲(反正结果就是他不讲,没人知道原因)。但是正好我也不爱看。

《小时代》的第一部和第二部我都没有看过,只知道是“超长的PPT”。

人物:林锋

噢再插一段,有一次我和我爸看一韩国片叫《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我爸看的不如我津津有味。他说他喜欢看《肖申克的救赎》和《岁月神偷》这样的,我说噢原来你喜欢看完整的故事啊。他说对。

进电影院看第三部是因为好奇,因为前两部的高票房和巨大争议,想去看看是什么人以及片子到底什么样。

许多人听说我既爱韩寒又粉郭敬明,马上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有些人从此戴着有色眼镜看待我的一切,有些人干脆直接把我划入问题少年行列,还有些人忧心忡忡地问我:“你不会辍学吧?年纪轻轻的,千万别走上歧途啊!”“你还是个学生,不应该追求名牌,攀比炫富更不能做了。”“你怎么这么非主流啊?”……

写到这好像该写但是我现在不敢说我喜欢韩寒了。但是其实不是,我还是敢的。我不敢说的是:为什么大家都不能轻易的说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呢?我喜欢韩寒,就是喜欢他抖机灵啊。至于他现在这种想赚钱,有多少还是得端着点儿的状态,我很理解,但是也不能很圣母的去喜欢啊。

请仔细看,我这里用的是“片子什么样”而不是“片子怎么样”,因为我坚定地认为,这绝对是一部烂片,只是不知道是以什么形式烂着。

但事实上,我不过是喜欢他们的作品罢了。韩寒的文章简洁精辟,妙语连珠。郭敬明好像仍处在忧伤而漫长的青春期,他总是能把青春的明媚和忧伤表现得淋漓尽致。年少成名,必然使他们受到许多人的误解。只是我没想到,我的母亲也因此误解了我。

没人要求你喜欢他的全部,他又不是你对象。

而真进去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哇,电影感好强”。这种惊异一直延续到了片尾的彩蛋,因为预期非常低,反而觉得好。

初二时,由于新增了物理科目,我学习时明显感到吃力,本来就擅长文科的我此时显得更没有优势。第一次考试成绩公布,我的分数并不理想。我以为父母应该理解我,给我充分的时间并且帮助我调整好状态。但是成绩公布那天,妈妈从进门开始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开骂,指责我在阅读上花过多的时间,并且控诉偶像对我的不良影响。骂着骂着她冲进我的房间歇斯底里地撕扯柜子里的藏书,那全是韩寒、郭敬明的小说或杂志。

你去看小时代,你就是喜欢郭敬明啊。喜欢他选角的眼光,喜欢他带给你青春的感动,喜欢他讨好观众的用心。

真正要讨论什么是“电影感”,估计要写好几本书,这里的“电影感”其实就是“不是很像什么PPT啊”的简称。

本文由bob体育app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件马甲都是一层外衣,假如在看这部片子的过

关键词:

最火资讯